當前位置:主頁 > 神話故事 >

大鱉渡人過河

時間:2019-08-14 13:52:40 | 作者:白金科 | 閱讀:

  我奶奶是一位很有名的接生婆,一輩子為人接生無數。奶奶常說接生這事關乎著兩條人命,一點也含糊不得,所以不管是白天黑夜,還是刮風下雨,只要有人來請,奶奶總是拔腿就走,從不耽擱。


大鱉渡人過河
 

  1965年七月初六,天降大雨。那一年奶奶已經快七十歲了,依然耳不聾眼不花。雨天沒事,奶奶便坐在炕頭上,做些縫縫補補的針線活。臨近傍晚的時候,虛掩的院門突然被推開,進來一位披著蓑衣的老農,一進門就急沖沖地喊:“老姐姐,快快救救俺家媳婦,救救俺那孫子!”

 

  不用說,又有臨產的了,而且情況緊急。奶奶也不多問,翻身下炕,摘下掛在墻上的蓑衣披上,跟著來人便走。

 

  大門外拴著一頭瘦骨嶙峋的老驢,奶奶騎上那頭老驢,來人牽著,一路頂風冒雨,向北疾行。

 

  來人一邊走一邊很努力地向奶奶介紹情況,那時候風大雨也大,奶奶豎著耳朵,斷斷續續地把情況聽了個大概。

 

  來人說他是汶河北岸秦管莊村的,叫劉繼善,兒子去了五十里外的蜈蚣嶺水庫抗洪搶險。因家中成分不濟,險情不解除不得回家,家中就他跟老伴兒守著待產的兒媳。而兒媳恰恰又是難產,公社衛生院束手無策,要送縣醫院,一無交通工具,二呢聽說通往縣城的公路多處都被洪水沖垮了。萬般無奈,這才來請奶奶幫忙的。“實在沒法子了,”來人說,“但凡有點法子,也不會大雨天的叫老姐姐遭這罪!”奶奶說:“啥也別說了,趕緊趕路!”

 

  天傍黑的時候,奶奶被那頭老驢馱著,趕到了汶河邊上。一到河邊,兩人都驚呆了,那頭老驢也嚇得扯著蹄子一個勁兒地往后倒退。只見河水已經漫了兩岸,洪水滾滾而下,一個浪頭推著一個浪頭,河面上不時地翻轉著嚇人的漩渦……看這陣勢,要想過河是根本不可能了。

 

  劉繼善呆呆地瞅著河水,欲哭無淚。奶奶下了驢,在河邊四處踅摸,看有沒有水淺些的地方能夠過河。

 

  天眼瞅著就要黑了,奶奶越發著急了,她知道,這一分一秒可都拴著兩條性命。忽然間奶奶看見在她前面的淺水區里有塊煎餅鏊子大小的黑石頭,便一腳踩了上去,站在上面四下里張望。突然,奶奶覺得腳下的石頭慢慢動了起來,奶奶嚇了一跳,趕緊跳了下來。奶奶一跳下來,那塊石頭也不動了,水面上竟然伸出蒜槌子般大小的一個鱉頭,瞪著一對綠豆眼看著奶奶,嘴巴還一張一合地似乎要說什么。

 

  我們前面說過,我奶奶一輩子為人接生無數,歷經無數,她曾經為狐仙接過生,也曾在大雪天被鬼魂接走,為鬼魂在人間的兒媳接生。奶奶這輩子經歷的事多了,對一些奇異的事情便見怪不怪,處亂不驚。所以在一陣慌亂過后,奶奶便想,這無緣由地突然就冒出這么大個鱉來,而且還一個勁兒地盯著我看,難道它要渡我過河?

 

  奶奶這樣一想,便試探著重新站到了大鱉的背上。奶奶剛站上去,那只大鱉便游動了起來,奶奶趕緊伏下身來,趴在大鱉背上,兩只手使勁兒抓著大鱉的肩部。那只大鱉漸游漸快,不大工夫便平穩地把奶奶馱到了對岸。

 

  一直到了第三天,雨過天晴,汶河的水小了,劉繼善才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回到家里。那天傍黑時分他眼瞅著我奶奶伏在水面上過了河,心里大吃一驚,想不到老太太竟然有水上漂的功夫!但他卻只有望河興嘆的份,沒辦法,只得折回南岸的村子,找了家親戚住下。每天都要冒雨跑到河邊來,望著滾滾的河水犯愁,好不容易等到雨停了河水小了些,這才不顧危險涉水過河,急急地趕回家里。

 

  劉繼善一進家門,就聽到了嬰兒嘹亮的啼哭聲。他三步并作兩步奔進屋內,我奶奶正跟他老伴兒坐在堂屋里拉呱(由于大雨,又有汶河阻隔,那幾天我奶奶便一直住在他家里),劉繼善二話不說,撲通一聲就給我奶奶跪下了。

 

  我奶奶趕緊把劉繼善扶起來,說:“啥也別說了大兄弟,現在母子平安,是你家積了大德了!”然后,就把那只大鱉渡她過河的事說了一遍。

 

  劉繼善聽后好一陣感慨,待平靜下來之后,他說:“想不到這東西還有這么大的靈性!”接著就把跟那只大鱉的一段淵源說給我奶奶聽。

 

  劉繼善說他家祖上成分不濟,到土改的時候,家產被分了,他家只分得了兩間牛棚。沒辦法,他只得領著老婆孩子住了進去,到后來年深日久,那牛棚實在沒法住了,更何況兒子也大了,他便去隊里申請塊宅基地建房子。隊長欺負他,給他把宅基地劃在了老鱉灣里。

 

  老鱉灣是個大水灣,據老人們說曾經深不見底,到后來不知怎么竟然干枯了,于是就成了大伙的垃圾場。隊長讓劉繼善在這里建房,劉繼善沒辦法,只得領著兒子在灣里挖地基。由于白天要參加生產隊里的勞動,劉繼善便領著兒子晚上挖,就在地基將要挖成的時候,父子倆挖到一只煎餅鏊子般大的大鱉。

 

  一挖到這只大鱉,父子倆又驚又奇,驚奇勁兒過后,兒子就說:“爹呀,這只大鱉極其罕見,不如就把它弄到集上賣了,一定能賣不少錢。”劉繼善說:“不行,怎么說它也是一條性命,況且這只大鱉不知道長了多少年才長這么大,我們怎么能賣了它,叫人家取它性命呢!”

 

  劉繼善的兒子很聽話,聽劉繼善這么一說,便不再提賣鱉的事。父子倆把那只大鱉放進抬土用的糞筐里,用扁擔抬著,趁著夜色一直把那只大鱉抬進了汶河里。

 

  “往河里放那只大鱉的時候,那只大鱉伸出頭來,朝著俺爺倆點了三點,這才慢慢地爬進河里去了。”劉繼善對我奶奶說。

 

  奶奶曾經跟我說過,她趕到劉繼善家的時候,劉繼善的兒媳已經只剩一口氣了,奶奶憑著豐富的經驗,幫助產婦生下了孩子。奶奶說:“要不是那只大鱉相助,那母子倆的命肯定沒了!這人吶,還是積德行善的好啊!”

 

頂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上一篇:紫貂王的皮
下一篇:白云寺高僧傳奇
w66利来老牌 - w66利来国际www.w66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