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主頁 > 傳奇故事 >

誠信的鄉村腳夫

時間:2020-06-25 19:55:17 | 作者:佚名 | 閱讀:

  豹子頭是二龍山當家的,平日里領著眾嘍專干攔路搶劫打家劫舍的活兒,由于他膽大心細講義氣,而且搶的都是些貪贓枉法、為富不仁之輩,窮苦百姓們個個暗中叫好,這么著威望日隆,漸漸坐地成虎,成了最大的一座山頭。


誠信的鄉村腳夫
 

  這天手下押上一個老頭來,只見老頭一臉滄桑風塵仆仆,一雙腳板出奇地大,一看就知是常年在外行走的角色。豹子頭一見老頭的模樣便喝問手下:“你們眼睛瞎了嗎?怎么抓了一個貧苦百姓來?”

 

  手下一聽報告說:“當家的,我們也差點看走了眼,再仔細一瞧包袱,重著哩,里面竟有二十個大洋!當家的,貧苦人家能有這么多大洋嗎?分明是只偽裝過的肥羊。而且更奇怪的是,老頭被設伏的弟兄們抓住后,一不求饒二不反抗,只有一個要求:見當家的一面,不然他就當場跳崖自殺。我們見老頭這么堅決,怕其中有隱情,就只好蒙了眼睛帶上山來。”

 

  豹子頭聽了心中詫異,斜著眼看向老頭。老頭一絲害怕的神色都沒有,直通通地對豹子頭說道:“我是個鄉村腳夫,專門替人家送東西送信件,干這行三十多年了,從沒有誤過事。今天帶的東西被你們搶了,請當家的還給我,不然我只有死路一條。”

 

  豹子頭聽了,一拍虎皮椅子扶手,叫道:“哈哈哈,這不是與虎謀皮嗎?要我說,東西被搶了,你完全可以自個兒賠上嘛。”

 

  老頭說:“能賠上早就賠上了,可我即使傾家蕩產也賠不起這么多大洋,所以當家的要是不還給我的話,我沒臉見人家啊,就非死不可了!”

 

  豹子頭樂了:“賠不起,那你不會跑路嗎?”

 

  老頭搖搖頭,說:“干我們這行的,信用比性命還重要,這行當我做了三十多年,小到帶過布匹、帶過書信,大到帶過金子、帶過大洋,從來沒出過一絲一毫的差錯,鄉親們都把我當作天底下最值得信任的人,所以我不能跑。”

 

  豹子頭不耐煩了,一揮手說:“我拉山頭立桿子也好多年了,還從沒有過把到口的肉再吐出去的事,老頭你死不死跟我有什么關系?來人,把他眼再蒙了,拖到山下去!”

 

  老頭凄然一笑,說:“既然這樣,無需你們動手,我自個兒來就是了。”說完“咚”的一聲竟一頭撞上堅硬的石壁,頓時血花四濺。

 

  不知過了多久,老頭悠悠醒了過來,剛睜眼就聽到豹子頭惡狠狠地嚷道:“老頭,你可醒了,我算是服了你了!為了你,我還到城里偷偷請了醫生來。”

 

  老頭呻吟一聲,說:“當家的,你救我干什么?”

 

  豹子頭瞪眼嚷道:“不救你,四鄉八里的百姓能把我吃了。這兩天,我手下人沒閑著,到山下一打聽,原來你這老頭還真厲害,個個一說起你都直豎大拇指,說是天底下第一號厚道人,也是大伙離不開的人。當聽說被我抓了后,個個破口大罵,罵我瞎了眼爛了肚肺,說搶那些貪贓受賄、為富不仁的也就罷了,怎么能搶老腳夫?老頭,不瞞你說,我再混,也知道貧苦百姓是得罪不起的,好多時候他們就是我的眼線哩,再說我也是貧苦人家出身,這么著只好救你了。”

 

  老頭說:“可你救了我也沒用,我遲早還是得死。”

 

  豹子頭笑起來:“我把搶你的財物還給你,再補償你一些,你還死嗎?”

 

  老頭也笑了,說:“該我的你還我,不該我的,我一分一毫都不要,這就是腳夫的規矩。”

 

  這事一經傳出,人人贊豹子頭講義氣,更贊嘆老腳夫輕生死、重承諾,從此以后老腳夫在外送貨更加一帆風順了,無論哪個山頭都告誡手下:誰都可以搶,就是老腳夫不能搶。可是過了不久,出大事了。

 

  有人發現老腳夫死了,在一個漆黑一團的晚上,被人用刀捅死在山道上,身上的財物被搶了個一干二凈!

 

  二龍山下百姓的情緒一下子燃燒起來,恰好豹子頭也聽說了這事,便親自來察看,大伙一見是他頓時怒吼起來:“豹子頭,肯定是你見財起意殺了老腳夫,告訴你,這事不會就這么罷休,從此以后我們誓不兩立!”

 

  豹子頭神色痛楚地看著老腳夫的尸體,緩緩說道:“當我聽說這事后,立即召集所有手下詢問,我可以負責任地告訴你們,人不是我二龍山殺的!我要殺他上次就殺了,干嗎又救他一命還他大洋?”

 

  鄉親們一聽,安靜了下來。是啊,豹子頭說得在理,他要劫殺老腳夫上次就殺了,那兇手又是誰?正心頭迷亂,又見豹子頭跪下一條腿,伸出一只手輕輕合上老腳夫的眼睛,然后舉手向天發誓說:“老腳夫,我不查出兇手,誓不為人!”

 

  時間一天天過去了,豹子頭一直沒能找到兇手。

 

  忽然有這么一天,村民們上山勞作時發現老腳夫的墳前跪著一人,起初大伙也不在意,以為是來吊唁的,可等勞作歸來時竟發現那人還筆直地跪著,像尊雕塑一樣,大伙頓時起了疑心。

 

  一傳十、十傳百,大伙個個趕了過來,連豹子頭也聞訊趕來了。正要問,那人先開口了:“老腳夫是我殺的!那天晚上我正好撞見他背了個沉甸甸的包,而我正因賭輸了錢被債主逼債,一時起了惡意便殺了他搶了東西。”

 

  大伙一驚,隨即憤怒起來,個個挽起衣袖就要上前,眼看著大伙的情緒就要失控,那人又開口了:“但隨后我就發現搶錯了,只怪天太黑了沒看清,我搶的人竟是老腳夫,一個菩薩一樣的好人,更要命的是,上次被大當家搶去的大洋就是我的!老腳夫為了我的大洋可以不顧性命,而我卻殺了他……我恨死了自個兒,一段時間的煎熬過后還是過不了這關,所以就來了。現在我也不勞大家動手,這就自行了斷!”

 

  那人說著從懷中掏出一柄小刀,猛地一刀刺進自個兒的右眼,頓時鮮血迸流,直嚇得眾人失聲尖叫,掉過頭不敢看,只有豹子頭冷眼瞧著,握著馬鞭的右手青筋直暴。

 

  那人疼得渾身直打戰,好容易撐住了不倒,口中說:“我有眼無珠,留著它又有什么用?”

 

  說著他又舉起刀,再刺左眼,電光火石間,眾人忽聽得耳邊風聲急響,隨即“啪”的一聲,大伙再一瞧,原來是豹子頭一馬鞭抽落了那人手中的尖刀。

 

  僅剩一只眼的那人苦笑道:“各位,難道我求死也不許嗎?”

 

  豹子頭喝道:“不能就這么便宜了你,聽著,暫且留下你一只眼睛,日后要用。”

 

  那人一臉迷茫,問道:“干什么用?”

 

  豹子頭一字一句地說道:“接過老腳夫的班,作為贖罪之用,這樣老腳夫的在天之靈才會安息,因為大伙需要一個腳夫。我說,你連死都不怕,難道還怕當一個腳夫,一個跟老腳夫一模一樣的腳夫嗎?”

 

  那人一下子愣住了,大伙也愣住了。

 

  從此以后,山村跟外面的聯系再次通了,那獨眼人背起了老腳夫褪色的信包,從此風雨無阻、盡心盡力地行走在四鄉八里,他的小屋就建在老腳夫的墳旁。

 

  人們開始以為這獨眼人只是一時的沖動,誰知一天天一月月過去了,這人竟跟老腳夫一樣,勤勤懇懇地埋頭趕路,所帶財物也分毫不差,比當年的老腳夫有過之而無不及。

 

  再往后,豹子頭也下了二龍山,不知去向,其他大小山頭也慢慢太平了。在那個兵荒馬亂的年代,因為兩個腳夫,這兒竟暫時成了一個風平浪靜、民風淳樸的世外桃源。

 

頂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上一篇:奇怪的小蛇
下一篇:瘸腿馬王賽赤兔
w66利来老牌 - w66利来国际www.w66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