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主頁 > 愛情故事 >

半生情緣

時間:2020-05-03 13:19:38 | 作者:佚名 | 閱讀:

  她的前半生,一直思考的事情就是離婚,然后再找一個中意的人重新嫁一次。

 

  她嫁他時,20歲,鬢角上別一朵紅色月季花,穿大紅的斜襟小襖,腳上的小繡花鞋被寬寬的褲腿遮得嚴嚴實實。

 

  沒有人知道,蓋頭底下,她的眼淚肆虐成河。

 

  男人大她12歲且不說,還有一條腿是跛的。

 

  男人早年在山上做土匪,救過她做生意的叔叔一命,叔叔把她當成了報恩的謝禮。

 

  她從小沒爹沒媽,叔叔辛辛苦苦帶大她,她就是一百個不愿意,也說不出一個“不”字。

 

  蓋頭掀起來,她看到額角有一條很長刀疤的臉,看上去兇神惡煞的,她嚇得“啊”了一聲,差點暈過去。誰料到剛結婚就解放了呢?她看到同學們“自由戀愛”,眼饞得要死。她后悔極了,自己為什么那么聽叔叔的話,輕易就答應了這門親事呢?要是反抗一下不就拖到解放后了嗎?于是,她就想到了離婚,非離不可。

 

  那天回家時,男人正“哐當哐當”砌灶臺。

 

  她好奇地問:“灶臺不是新砌的嗎?”

 

  男人咧嘴一笑:“你個子矮,原來那個太高了,重新砌一個,省得你干起活來不得勁兒。”男人擦擦手,沒等她開口,又從柜子里拿出一副羊皮手套,有點不好意思地遞給她:“你叔說你冬天容易凍手,這副手套,還是當年在張家口買的呢。”她的手有嚴重的凍瘡,從小到大,就沒有人管過她。

 

  拿著比自己的手大一號的手套,她心里突然暖暖的。


半生情緣
 

  不久,她懷孕了,男人對她愈發好,不讓她碰冷水,不讓她干重活,甚至連碗都是他洗。

 

  孩子生下了,是個大胖小子。

 

  她抱著孩子,想等孩子大些再離,要不扔下沒娘的娃,誰管呢?然而不久老二出生了,老三出生了,第一個雖然大了,第三個卻又嗷嗷待哺。

 

  離婚的事情就拖下來了。

 

  后來“文革”來了,男人早年當土匪的事兒被翻了出來,被判了刑。

 

  她去看他,他說,咱們離婚吧。

 

  孩子們也表示,應當和老頭子一刀兩斷,她卻突然火了,“啪”的一個耳光打上去。

 

  孩子們便不敢吭聲。

 

  他們都受到了牽連,可是她不叫一聲苦,一心等他出來。

 

  “文革”結束,男人終于要出獄了,她卻早已不是當年被寵的小媳婦。

 

  男人被折磨的精神出了問題,不大會認人了。

 

  她領著已經成人的孩子去看他,他兩眼無光,無助地看著天空,只是看到她時兩眼竟有了神采。

 

  她滿懷希望地看著他:“你認出我來了嗎?”

 

  “娘。”他興高采烈地喊著,拉著她的手死死不放。

 

  孩子們都失望地說:“爸怎么傻成這樣了?”她沒有抽出自己的手,而是牽著他走回了家。

 

  他叫她娘,她也答應。

 

  孩子們總覺得別扭,誰的男人管自己的老婆叫“娘”呢?

 

  可是她不嫌棄,照顧他吃,照顧他喝,閑了就帶他去散步。

 

  有時鄰居們坐在一起,她就湊上去聊會兒天,男人乖乖的,像個孩子一般,坐在一邊不說話。

 

  時間長了,男人便喊:“娘,回家。”鄰居們起初也覺得好笑,但時間長了也就習慣了。

 

  她卻從來沒有覺得不好,無論男人在哪兒叫她娘,她都痛快地答應,總是脆生生的。

 

  不懂事的孩子們便編了個順口溜:“老李家不正常,老公管老婆叫娘。”

 

  她也不理,照樣領著男人走來走去,而且很堅定地相信,總有一天男人會好起來的。男人到底也沒有好起來,一直到死,都叫她“娘”,叫了10多年。

 

  男人是在72歲時去世的。

 

  她平靜地為他穿上壽衣,平靜地通知親戚朋友。

 

  葬禮上,大家都感嘆她后半生的不易。

 

  兒女們扶著弱小的她,心里在琢磨:父親知道牽著他的手,照顧他體貼他的,是他當初的小媳婦嗎?謎底是在他的墓前揭開的,那是一塊雙人墓碑,左邊,用白字寫著的是李雙成,那是男人的名字;右邊用紅字寫的是她的名字,王慧娘。

 

  她摸著他的墓碑,突然就淚落成行:“我知道,我一直都知道,你喊的那個‘娘,是慧娘。你前半生寵我,我后半生伺候你,咱們,扯平了。”

 

頂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w66利来老牌 - w66利来国际www.w66.com